JUAS

~zZ

[真泉]放学

很短,不明产物,ooc,小学生文笔,慎n.


烦躁的下午。

濑名坐在教室里,这样想到。闷热的空气似乎阻挡了老师的话语,传到他耳边的只有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节。他用手支撑着脸视线移到窗外,湛蓝得不可思议的天空首先映入眼帘。
今天天气真好啊。

操场上有学生们在上体育课,濑名随意一瞥,发现了一抹熟悉的金色。
是游君。
这个信息很快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...笑得很开心嘛,游君都没有在我面前这样笑过啊―濑名抱怨地叹了口气。

一阵悦耳的音乐突兀响起,下课了啊。同班同学踏出教室的脚步声杂乱无章。
“濑名――你不走吗!”
“我待会再走...你跑慢点啊守泽,超烦人的啊。”
等到他话语的最后一个音落下散在这空荡的教室中,这里就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...这感觉好烦啊,我什么时候也这么多愁善感了。濑名趴在桌子上,窗外夕阳的橙红色的余晖撒了进来。

倏然细微的脚步声被他捕捉到,濑名猛地抬起头来,注视着教室门外。
“泉桑?放学要不要和我一起走?”
……是游君呀,他绷得紧紧的弦松弛下来,余剩的安心感将他包围。

“好啊,游君。”

濑名嘴角上扬,收拾起书包,踏出教室。

没有标题

太宰手上只有一个字,多亏是一个字,他才能轻易地遮掩住。也可悲是一个字,许多话语中都包括了这个字。

太宰是什么人呀,情感这种东西可以随随便便挂在嘴上,所以他把这个字换成了另外两个字,毕竟他可不想轻易地把生命交给别人。喜爱自杀之人说出这种话,是否会被狠狠嘲笑呢。

他是黑手党干部中最年轻的一位,无数人的血液粘在过他的手上,然后又被干净的水一冲而掉,构成可笑的循环。着实可笑,罪恶之人,却渴望拯救。

他有两位朋友,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,大抵是在黑手党关系最好的两人。他们一起喝酒,交谈,然后他们回到各自的职位。

太宰见过死亡,大多都是他自己造成的,干脆利落,不动什么怜悯之类无聊的感情。可他在面临好友死亡的时候,还是感觉到了情感,那份从未对别人表现过的情感。他藏在心里最深的地方,至今亦是。

他一直思忖活在世间的意义,他自杀,他想离开这个恶心的世界。可好友让他来到救人的一方,好吧。于是太宰开始伪装自己,把自己的罪恶用清水洗除,尽管它的痕迹从不会消失。

那就把手上的这个字一直隐藏住吧,一直。